印度吡非尼酮价格多少钱一盒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药品营销联盟

姚源医药生物技术周

2014年4月5日新药研发市场气候与企业微环境主要内容药物来源专栏(1)2关于新药开发5早期临床前项目5从combinatorx到Zalius到Epirus的价值和风险评估的讨论:文学青年遭遇严酷现实5临床新闻7斯奎布将申请FDA上市pD-1抑制剂nivolumab最近7强生sylvant(西卢昔单抗)获得FDA批准的治疗多中心Castleman病的批准7 FDA批准Lilly cyramza(Ramucirumba)治疗胃癌7葛兰素史克白化苷(tanzeum)成为FDA 8 topcat批准的第三种GLp-1受体激动剂实验:螺内酯对正常左室射血分数8 puma生物制药神经替尼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疗效无显著性作用赫赛汀9市场消息:丙型肝炎战区形势日趋明朗,Gilead的领先地位有待进一步提升目前合并为11种新一代抗体药物,研发于临床晚期14种利润小但销售高或利润巨大、销售低16家诺华退出RNA药物研究16条传闻:辉瑞拟以1000亿美元收购17家阿斯利康制药厂,继续兼并诺华,葛兰素和利利交易所资产17.7%

诺格拉药业以1亿美元收购的抗感RNA药物ged-030117的经营模式正在日益分化,企业需要选择生存方式。见图18:辉瑞公开收购阿斯利康可能再次导致大规模裁员。182研发新药和企业微环境(1)新药研发的市场环境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也许是人类最复杂的智力活动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制药企业都在探索和反思,努力进一步提高制药厂的研发效率

而市场调研公司往往回顾过去,通过统计和仿真,分析新药研发历史损益,从中提取有用信息,帮助企业及时调整投资方向

与任何行业一样,新药无论研发有多困难,总会有成功的企业,特别是随着世界人口的增长和老龄化,治病的社会价值也在不断提高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将分析一个企业如何根据整个医药市场定位,并讨论如何在挑战中找到机遇

(1) 聪明与愚蠢的区别在于前者可以从别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后者甚至无法从自己的错误中解脱出来

因此,制药企业的投资方向、研发重点和发展战略不仅要强调创新,更要注重市场的变化。同时,要随时借鉴同行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根据科学进展和临床结果进行调整

知名市场研究公司Imshealth 4月15日发布了2013年医药市场的一些统计数据。例如,2013年美国处方药支出3292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3.5%

不过,与过去20年相比,医药市场增速仍处于低位

药品价格上涨的同时,医药市场为何仍停滞不前甚至萎缩 从今天的医药销售结构,我们能预测未来新药研发活动的特点和趋势吗 本文根据imshealth 2103市场数据,分析了未来医药市场发展的一些特点

1付款人对未来药品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尤其是药品的定价和销售

根据imshealth 4月15日公布的数据,由于医保拒付,约三分之二的未付处方药被取消。拒绝的主要原因是医生的处方没有严格遵守监管部门批准的适应症,患者没有优先使用仿制药而不是品牌药

这些数据与不断增长的使用率仿制药和品牌药物支出的下降是一致的

付款人通常包括政府部门、各类保险公司和医疗基金

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公共医疗费用快速增长,使得政府和社会保障机构无力承担。因此,早在1979年,美国国会就开始命令其技术评估局对公共医疗费用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并限制使用一些疗效中等但价格昂贵的药物

英国国立卫生健康研究院(NICE)根据临床疗效和价格制定了新药指南,并拒绝在此基础上支付更多新药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在4月22日公布的一份草案中,该草案建议NHS应拒绝支付罗氏乳腺癌新药kadcyla(俗名:trastuzumabemtanine),因为它不能证明每位患者9万英镑(约15万美元)的“高成本”是合理的

虽然该药是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的“突破性药物”,但与现行标准(拉帕替尼加卡培他滨)相比,可延长晚期患者近6个月的生命

如果罗氏公司未能按照尼斯公司的要求大幅降低kadcyla在英国的价格,2016年3月后该药可能不会在英国销售

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United healthcare最近试图与aberway协商降低aberway抗HCV三联疫苗的价格,从而挑起与吉利德的大片sovaldi的恶性竞争

因此,在未来新药的发展活动中,与现行的治疗标准“有效区分”越来越重要,否则将难以承受来自政府、医保、医生甚至患者的多重压力

药品定价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主要适应症药物继续占据销售的半壁江山,但部分地区变化较大

2013年,抗肿瘤药、降糖药、精神病药、呼吸药、镇痛药等前五大类药品继续占据医药销售的重要份额,分别为279亿美元、243亿美元、238亿美元、204亿美元和187亿美元,占医药销售总额的三分之一出售

与2012年相比,抗凝剂和降脂药的销售额分别下降了22%和21%

治疗精神疾病、呼吸系统疾病、低血压和多动症的药物销量也有所下降

考虑到新药的开发周期超过十年,研发活动的变化要到十年后才能体现在销售上

研究表明,尽管医药企业在抗凝血、抗血小板聚集等新型心血管药物的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市场表现远不如预期

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症和帕金森病的药物开发没有显著进展

由于这些疾病的复杂性限制了人类对这些疾病的认识,因此开发这类药物新药费时费力,仅仅稍微提高药物的疗效或安全性还没有得到药监部门和支付部门的认可

因此,大多数大型制药企业已经开始远离这些投资与回报不成正比的领域

相反,针对多发性硬化、自身免疫和癌症等特定适应症的药物在2013年的销售额增长中贡献了68%,总额达68亿美元,甚至成为医疗保险费用上升的重要原因

2013年在美国销售的36种新分子实体(NME)中,有17种孤儿药,是2012年上市的NME数量的两倍多

在过去的五年里,FDA批准了53个孤儿药,几乎是前五年的两倍

不满意的治疗需求和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是监管部门批准的主要原因孤儿药

例如,妥布霉素是第一种治疗囊性纤维化(CF)患者铜绿假单胞菌(pA)的干粉吸入抗生素,它解决了雾化治疗前需要复杂储存和管理条件的问题

每日一次注射替杜鲁肽可解决以往12小时的静脉注射和肠外营养,显著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每日两次注射signifor(学名:pasireotide diasmartate)的推出,标志着库欣病的治疗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库欣病用于治疗因体内皮质醇分泌过多而无法手术治疗的良性垂体腺瘤

凝血酶原复合物kcentra被批准作为抗凝药物(如华法林)引起的大出血的解毒剂,用于在需要抗凝因素时处理大出血引起的紧急情况

“超级孤儿”是指那些一年只有几千个病人的药物

2013年,引进了治疗纯合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hofh、mipomersen和lomitapide)、肺动脉高压(pAH)、血友病(rixubis)、耐多药结核病(bedaquiline)和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或费城染色体阳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ponatinib)的药物

其中,rixubis是FDA近15年来批准的唯一一种新的重组因子IX,也是治疗预防性和偶发性血友病B的唯一药物

孤儿药在单基因突变患者中观察到显著疗效的可能性比在药物浓度高的大量药物中更大

此外,许多罕见病无药可用,药品监管和支付部门更愿意审批和支付高昂的药价,这使得许多孤儿药成为大产品。例如,许多孤儿药每年的收费高达20-30万美元,而这类药物每年只需要5000名患者就能达到10亿美元

大量的研发资金将继续流向罕见病药物的研发

此外,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对多种疾病进行了进一步的分组和细化,这些亚组的患者数量越来越少,导致未来发展出更多孤儿药患者

4已知作用机制的已批准药物数量相同,携带方便和疗效较好是主要原因

2013年开始在美国销售的36个新分子实体(NME)中,12个在2012年获得FDA批准,24个在当年获得FDA批准

其中12只属于新药已知作用机制下的发展。药物输送的便携性通常是此类新药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重要原因。例如,每天口服一次几乎是最基本的要求之一

对于严重影响患者健康的疾病,药物使用的便携性降低为次要因素

注射,输液,甚至更复杂的细胞治疗是可以接受的管理方式

例如,2012年12月FDA批准的jetrea注射液是治疗玻璃体视网膜粘连的一种替代疗法

然而,监管部门和付款人对没有明显区别的me工具药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即使上市,也很难得到付款人的认可,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西他列汀(sitaglatin)和沙格列汀(saxagliptin)是糖尿病的Dpp4抑制剂,但后者上市时间比前者晚了两年,2013年的销量还不到前者的八分之一

5全球创新新药研发活动增多但逐渐远离大众疾病领域

2013年上市的新机制新药只有7家,较上年的11家有所减少

因为新药的开发活动和销售已经滞后了十多年,这个结果并不表明今天新药的开发活动减少了

相反,由于监管部门和付款人对已知机制新药的发展要求越来越高,全球医药巨头逐渐离开了me-tool-medicine的发展领域,投资重心也越来越转向新机制的创建

过去一年中,针对常见疾病的研发活动也有所减少

一方面,大多数常见病都有一些有效的药物,但只有提高药物疗效或安全性的药物没有得到药品监管部门的认可

另一方面,由于群体性疾病的发病背景复杂,通常需要大量的临床实验来验证其有效性和安全性

因此,开发此类药物既费时又费力。这些符合注册要求的临床实验动辄上亿元,这让大药厂感到力不从心

另外,这些常见病通常都是慢性病,因此药品的安全门槛通常较高

例如,糖尿病和减肥药必须排除心脏病的风险,而这种昂贵的安全性试验往往是已经昂贵的疗效试验之外的额外要求

此外,治疗群体性疾病有许多药物选择。除非药物传递的有效性、安全性和可携带性远远好于现有的治疗方法,否则它们就无法得到支付方的认可,从而导致这种开发的投资和回报不成比例

Cn表1:2013年传统药物专用药销售额(1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2013年美国药品消费增长率和传统药物增长率为2799%

1来自imshealth46的数据,医疗市场的增长将继续低迷,专科疾病的比例将继续上升

美国经济虽然正在从经济危机中复苏,但仍处于低增长水平

但公共卫生保健的医疗费用一直处于非常高的水平。政府、保险公司和社保机构已经不堪重负,无力承担更高的医疗费用

因此未来医药市场将持续低迷,在保证消费总量不变的前提下,趋向于追求格局的转变,实现卫生需求与卫生资源供需的平衡

因此,尽管2013年专利悬崖对美国医药市场的影响比2012年小得多,从2012年的290亿美元到2013年的190亿美元,再加上药价上涨带来的额外40亿美元收入,但医药支付总额仍与2012年几乎持平

总的趋势是,付款人将对有多种选择的药物收费,余款将用于支付疗效好但价格较高的优质药物

例如,吉利在2013年12月推出的全球抗丙型肝炎药物索非司布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美国有四百多万慢性丙型肝炎患者,每年约有15000人死亡

丙型肝炎前的标准治疗包括48周的聚乙二醇干扰素/利巴韦林(RBV)治疗。这些方案不仅有效,而且有许多副作用,包括感冒样症状,而且是其他药物的禁忌

索瓦尔迪是第一个批准的全面口服丙型肝炎治疗方案的成人慢性丙型肝炎基因2和基因3治疗利巴韦林

索瓦尔迪的使用不仅方便(每天口服一次),疗程短(12周),副作用发生的概率明显降低,而且治愈率远高于peg-IFN/RBV疗法

因此,尽管每片售价为1000美元,但第一季度的处方数量是2011年推出创新型丙肝药物incivek时的两倍多。第一季度的销售额高达23亿美元,预计到最后年销售额将达到100亿美元的天文数字

毫无疑问,考虑到索瓦迪在疗效、安全性、治疗和服用便携性等方面的附加值,索瓦迪的单位治愈率收费并没有与目前的丙肝治疗方法脱节,但如果美国每一个丙肝患者都接受了治疗,总费用将超过3000亿美元,这不仅是负担得起的,甚至可能最终对目前的卫生系统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因此,美国付费方有必要在未来限制sovaldi,包括延迟治疗和价格控制,即便如此,也已对未来的药品销售模式产生重大影响

因此,在医疗费用增长缓慢的压力下,厂商必须用高质量的产品来争夺有限的资源

优质/高药价的支付方式和医疗费用相对恒定的现实,决定了平庸的药品将被挤出药品市场

有限的医疗预算将被少数真正有价值的药品瓜分,这将对未来医药产业项目选择产生深远影响

7世界不同治疗领域的药品价格和顺序与美国略有不同

与2012年相比,全球药品销售额增长了4%。2013年为5%

5%,上年8746亿美元,2013年增至851亿美元

不同治疗领域的药品成本和增长率与美国相似,但抗生素、降压、止痛和皮肤用药的销售顺序不同

例如,抗生素从美国销售额的第14位跃升至全球销售额的第5位

前10名处方药中,生物药和小分子药平分,占5%

与2012年相比,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销售额继续上升,占全球前十大销售额的两个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研发活动的成功。相反,如上所述,止痛、抑郁、焦虑、精神分裂症、帕金森症几乎没有什么重要进展,这些过去聚集的所谓重磅炸弹药物现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市场的推动下,我们相信全球医药市场的增长将继续高于美国。Imshealth预测,到2017年,全球销售额将达到1200亿美元

特别是在中国,未来三年医药市场将平均增长14-17%

如此庞大的全球市场,再加上地区监管、文化、消费习惯、医生水平等复杂因素的影响,不可能每一种策略都适应所有市场

一些产品,特别是具有明确治疗终点的产品,如消炎药癌药,在全球市场上的表现会相对一致,但很多产品在不同的市场上会有不同的竞争力

续:(2)现代医药企业的主要经营模式及发展特点

Cn表2:2013年全球不同治疗领域疾病销售额排名美国销售额排名2013年销售额(1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抗肿瘤116718

5早期临床前项目的价值与风险评估2014年4月14日,只有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生物制药项目才有相对可靠的模型来评估其价值和成功率

事实上,即使是早期的临床项目也很难估计,因为有太多不确定的未知因素需要通过科学实验来确定

这就是为什么生物制药公司的股票一直这么大

随着原来未知因素的确定,原来的估计会发生变化(通常是巨大的变化),这会引起股票的波动(当然除了技术因素外,影响股票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最近生物科技股的集体跳水不是学术因素造成的)

近年来,进入临床实践第一阶段的药品最终能上市的不到10%,即临床前项目的可能性远远低于10%

对于真创新药来说,一开始几乎是一张白纸,这些项目的成功率大多应该接近0%

可想而知,要准确估算这类项目的价值要困难得多,这是不可能的

但对于想要参与真创新药研发的企业来说,还需要一些项目选择的基本技能

一个项目的价值与许多因素有关,可以通过疾病来区分

有些疾病有许多有效的药物,所以必须比现有的更好才能上市,而有些疾病,特别是罕见病,要求较低

如何评估疾病靶点的重要性因疾病而异

早期癌症项目主要关注靶细胞在细胞生长中的生物学功能,以及有多少癌症发生了突变或过表达

代谢性疾病取决于靶点对代谢参数的影响。最好有人类基因数据,如pCSK9基因缺陷人群,低密度脂蛋白水平和低心脏病发病率,这使得目标潜在的价值。

中枢神经系统疾病非常复杂,可靠的人类基因数据很少。工具化合物在动物模型中的作用是导致该疾病的主要因素,但这通常是非常不可靠的

事实上,大多数项目的价值根本无法估算。新目标的最大价值是新的,这可能带来新的属性

由于临床前研究成本相对较低,医药行业愿意筛选大量新项目

随着这些目标的性质逐渐显现,价值区分也逐渐清晰。制药行业对目标兴趣的真正考验是选择进入第三阶段临床的项目

目标确认是最关键的因素,项目的成功可能会随着目标确认数据的变化而变化

最初的目标是基因敲除(KO),但这种实验的效果通常并不十分显著,因为基因的丢失会引发一些类似的机制来弥补缺失基因的功能

另外,一些关键基因没有Ko也无法存活

通过siRNA、Aso和特异性抗体等手段,研究了靶向在成年动物体内的作用。如果这些实验能够交叉验证Ko数据,目标的成功率可能会增加

小分子药物是临床治疗前靶点确认的金标准。如果一种活性高、选择性高的小分子药物在动物模型中显示出活性,则在临床治疗前可以完成的工作将完成

这种化合物的临床成功完全由上帝控制,这种风险必须由制药行业承担(如果这是医药行业唯一承担的风险,那么医药行业将比现在健康得多,你知道)

对于大多数靶点,寻找活性、选择性和药代动力学都足够的药物并不是问题

然而,也有一些靶点,如蛋白质-蛋白质相互作用、磷酸酶等,目前更活跃的表观遗传靶点。要想找到一个活性较好、体内能达到目标(主要在中枢系统和细胞内靶点)的领导并不容易,因此,这些数据也应作为评价项目成功率的参数

与活性和选择性有关的是高通量筛选复合文库的质量、蛋白质晶体结构分析、是否可以采用计算机辅助从头设计、是否可以使用基于片段设计的片段铅及相关蛋白质结构信息(晶体或溶液)等

关于具体目标,这些方面的进展也改变了项目成功的可能性

总之,临床前项目的成功率普遍很低,大部分在0-1%之间(因此大多数临床前公司由于评估不准确而无法上市)

根据不同疾病和目标家庭,影响目标价值和成功的因素很多

团队应该根据数据判断项目是否值得启动,何时开始

其他因素包括估计相关指标的竞争情况和未来几年的研究进展,正在进行的研究(特别是将在学术界发表的研究)是否能够提供关键go/NoGo数据,以及相关指标与同龄其他目标相比的临床优势等

但是如果你以非常低的成功率过度分析这个项目,你可能什么都做不到,而且大多数药物都少于第二阶段临床,没有人知道它的潜在价值,无论所谓专家对一个项目说了多少,还是毫无价值

有时候最好的策略是耐克著名的口号“只要做就做”

从combinatorx到Zalius到Epirus:文学青年遭遇严酷现实2014年4月17日新闻事件:扎利今天宣布将与生物仿制药公司Epirus合并,重点研发生物仿制药,新公司将使用Epirus的名称

到目前为止,利用前沿筛选平台寻找现有药物的复方组合作为新药发展捷径的想法基本上已经死亡

Epirus的研究项目包括remacade、Humira和Avastin的仿制品bow015、bow050和bow030

药源分析:2000年,伟大的化学生物学家斯图亚特·施雷伯(Stuart Schreiber)看到制药行业的衰落,决定扭转颓势,成立combinex

几位年轻艺术家的想法是从零开始优化新药

当然,受专利保护的药品不能使用,所以只能使用专利过期的药品

但当药品专利过期时,市场上会有非常便宜的仿制药。你怎么能赚钱 他们的想法是,如果我有最先进的筛选技术,我可以筛选出上千种老药的组合,这种新的复方组合可以申请新的专利

首先,你的筛查平台必须比其他公司更能预测临床表现

因为施赖伯当时是世界第一,他们认为自己的平台比竞争对手好

他们的筛选平台可能是最好的,但正如我们几天前所说,即使是最好的筛选技术也只能找到市场上0-1%的药物

就像在古代你有世界上最好的马,但它不能把你从中国带到美国

另一个问题是专利问题,但他们后来确实获得了很多专利。当然,因为市场上没有产品,也没有专利诉讼,所以不可能知道这些专利能否经得起法院的质疑

第三个问题是,如果你找到一种能让人永生的老药组合,如何防止患者购买这两种便宜药仿制药,按你的比例服用 当然,复杂的准备可以作为一种保护,但它们肯定是不可靠的

最后,这种结合的理论基础是一些疾病需要多靶点药物控制

确实,许多药物同时作用于多个靶点,例如大多数GpCR药物,许多疾病需要同时使用多种药物

这类药物要么依赖于非常可靠的筛选模型,要么依赖于非常严谨的科学推理

Combinatorx选择了前者,但显然没有找到足够可靠的筛选模型

这种模式失败后,他们又回到了主流新药的研发团队,公司更名为zalicus

但在这个革命的大家庭里,扎利克斯没有任何优势,只能承担和其他公司一样的高风险

2号阻滞剂Z160Ⅱ期临床失效,该股暴跌72%,基本丧失了反击能力

今日,扎利克斯再次妥协,不仅放弃了最早的全新平台寻找新药,而且放弃了新药,转而寻找仿制药。这家公司第二次改名为Epirus

我们之前说过很多次生物学仿制药不是小菜一碟。由于审批标准、开发成本、市场接受度以及复杂的专利诉讼等多维度风险,许多早期参与者退出了竞争

当然,我们还是祝伊庇鲁斯好运,能让患者使用更便宜的替代产品

combinatorx的故事揭示了新药研发的复杂性

当年创办combinatorx的博士后没有新药研发经验,显然没有预料到新药研发的复杂性

支持combinatorx的投资者可能过于投机性,或者他们可能知道风险很高,但他们支持combinatorx,因为投资很小

与昨天提到的抗体、RNA技术等其他大技术平台相比,combinatorx的投资只能算是泼水

新药研发捷径不多,是一个有实力的行业,不适合文艺青年耍酷

虽然有八十万个故事,但毕竟是非常罕见的

Cn7 Squibb将向FDA申请pD-1抑制剂nivolumab的上市。2014年4月30日新闻事件:施贵宝在今天的第一季度报告中表示,它将向FDA申请将pD-1抑制剂nivolumab列为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第三线药物

施贵宝使用与竞争对手默克相同的滚动内衬,估计整个应用程序要到年底才能完成

药源分析:pD-1抑制剂竞争激烈

施贵宝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但默克充满了耐力,而且是第一个开始申请FDA的公司

在两位领导人的竞争中,默克显然高调

施贵宝的谦虚让一些投资者感到不安,他们怀疑施贵宝的数据可能没有说服力

如今,施贵宝给出的上市时间略长于投资者预期,这让人们怀疑支持上市的数据是否足够清晰

默克公司今天在投资者简报会上透露,其pD-1抑制剂pembrolizumab非小细胞肺癌数据将在下周的aCso会议上公布

pembrolizumab已应用于FDA的适应症是黑色素瘤

pD-1和pD-L1抑制剂是抗肿瘤药物中最有前景的产品癌药。整个产品系列的最高年销售额预计将达到120亿美元

辉瑞以1000亿美元收购阿斯利康的主要驱动力之一是阿斯利康的pD-1和pD-L1产品线

这种产品的单一副作用是相当好的一些适应症,如黑色素瘤。估计这类产品和抗癌药结合其他机制会有更好的效果

pD-1是为数不多的研发领域之一,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足够的资金/时间

当然,这些所谓的免疫抑制剂是通过诱导免疫活性来杀死癌细胞的,而免疫系统就像一本炸药的杂志,所以这种策略也有很多潜在的风险

第一种免疫抗体癌药耶尔沃的毒性相当高,因此会有相当数量的pD-1组合因副作用而无法上市

但是pD-1抑制剂的早期数据确实令人耳目一新。至少一些以pD-1抑制剂为核心的新疗法可以显著提高癌症的治疗效果

强生sylvant(西妥昔单抗)已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多中心Castleman病。背景:2014年4月23日,美国FDA批准强生杨森生物技术公司的sylvant(西妥昔单抗,stuximab)上市,用于治疗HIV阴性和人类疱疹病毒-8阴性的多中心Castleman病(MCD),MCD是一种罕见的淋巴瘤样疾病(淋巴结癌),在美国只有1100到1300名患者

Sylvant已获得孤儿药认证并通过FDA的优先审查程序。这是FDA批准的第一种治疗MCD患者的药物

西妥昔单抗是一种抗白细胞介素-6(IL-6)的嵌合单克隆抗体

IL-6是由T细胞、B细胞、单核细胞、成纤维细胞和内皮细胞等多种细胞产生的多功能细胞因子

西妥昔单抗通过抑制IL-6抑制免疫细胞的异常生长

多中心性巨淋巴结病(MCD)是一种罕见的血液病,由淋巴细胞过度生长引起的淋巴结肿大引起

MCD还可影响内脏淋巴组织,引起肝、脾等器官增生、感染或多器官衰竭,甚至变异为恶性淋巴瘤

目前,MCD的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但IL-6的过度表达可能是MCD的主要发病机制之一

在此之前,美国或欧洲还没有批准用于治疗这种罕见血液病的药物

西妥昔单抗仅对无HIV或HHV-8感染的MCD患者每三周静脉注射一次

在一项涉及79名注册HIV和hpv-8阴性MCD患者的随机、双盲II期临床试验(mcd2001试验)中,53名MCD患者接受11 mg/kg sylvant+最佳支持治疗,26名MCD患者接受安慰剂+最佳支持治疗

结果显示,34%接受sylvant加最佳支持治疗的患者有反应(有效),而接受安慰剂加最佳支持治疗的患者没有反应

常见的副作用包括瘙痒、体重增加、皮疹、血尿酸水平升高和上呼吸道感染

不可否认的是,二期临床研究只招募了79名患者,是一项非常小的临床研究,但仍然可以支持该药的注册和销售。不满意的医疗需求无疑是FDA专家组支持的最大焦点

随着分子生物学定义对患者的进一步分类,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小型临床研究开发更有针对性的个体化药物

背景:2014年4月21日,美国FDA批准礼来公司的单克隆抗体cyramza(ramucirumab injection,雷莫芦单抗)作为单一疗法上市,用于治疗不能手术切除或不能接受氟尿嘧啶或铂类化疗的胃食管交界处胃癌或腺癌患者

药源分析:ramucirumab是一种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2(VEGFR2)的人重组单克隆抗体(IgG1),能有效阻止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与VEGFR2的结合,导致抗血管生成

自1971年以来,波士顿儿童医院的Judah Folkman博士及其同事首次提出肿瘤生长和转移需要血管生成,抑制肿瘤血管生成一直是抗癌研究的热点之一

到目前为止,FDA批准的抗病毒药物癌药有十多种

生物药物包括阿瓦斯丁(贝伐单抗)、厄比妥(西妥昔单抗)、韦替比(帕尼单抗)和赫赛汀(曲妥珠单抗)。小分子激酶抑制剂包括Tarceva(厄洛替尼)、Nexavar(索拉非尼)、SUTENT(舒尼替尼)、Torisel(替西罗莫司)、Velcade(硼替佐米)和沙利度胺(沙利度胺)

阿瓦斯丁和赫赛汀是年销售额超过50亿美元的畅销药

虽然抗血管生成是目前为数不多的有效抗肿瘤方法之一,但许多抗血管生成药物也表现出一定的抗肿瘤作用

然而,肿瘤血管生成是一个涉及多种蛋白质和信号通路的网络

error

因此,GLp-1受体激动剂长期以来被认为具有很高的商业潜力

Byetta是一种短效GLp-1受体激动剂

早餐前和晚餐后每小时注射2次,可延缓胃排空,降低餐后血糖

艾塞那肽是具有39个氨基酸残基的肽。Bydureon是一种缓释每周注射的药物,于2012年被FDA批准

拜杜伦的治疗效果不受注射时间和膳食的影响,24小时血糖控制

利拉鲁肽是酵母通过基因重组产生的GLp-1类似物

适用于单用二甲双胍或磺脲类药物或与二甲双胍或磺脲类药物合用后血糖控制不佳的患者

尽管利拉鲁肽和GLp-1有97%的氨基酸序列相同,但它们在DppIV中的代谢速度不如GLp-1快。利拉鲁肽皮下注射半衰期为13小时,适合每日一次

阿比鲁肽是GLp-1与重组HSA的融合蛋白,对DppIV具有抗药性。与利拉鲁肽相比,阿比鲁肽的半衰期较长,为4~7天,适宜每周服用一次,甚至每两周服用一次

然而,到目前为止,葛兰素史克还没有能够证明与上述两种GLp-1受体激动剂相比,阿贝特的疗效和安全性

葛兰素史克早在2013年1月14日向FDA提交了阿比鲁肽生物制品许可证(BLA)申请。然而,由于甲状腺C细胞癌的隐患,FDA将pDUFA的日期推迟到了2014年4月15日

综合考虑上述差异,特别是在给药间隔期上,虽然阿比鲁肽是GLp-1类糖尿病药物的后起之秀,但分析人士认为,阿比鲁肽也可能成为GLp-1激动剂市场的主要产品之一,其销售高峰将达到4%

这远低于Victoza 2013年20亿美元的销售额,但高于Byetta和bydureon去年的总销售额

与熊果苷相比,业界更看好礼来的长效GLp-1类似物杜拉鲁肽。头对头实验证明,杜拉鲁肽的疗效并不亚于利拉鲁肽

赛诺菲每日一次的GLp-1受体激动剂利沙森肽是Arbidite的另一个竞争对手。尽管FDA由于心血管风险推迟了审查,但据估计利沙sentide将在2015年重新申报

如果在2016年获得批准,分析师预计销量将在4。5%

当然,我也新药的门槛越来越高,这些后来者未来能否实现预期收益还有待观察

Topcat实验:螺内酯对左室射血分数正常的心力衰竭患者无明显疗效新闻事件:今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项用保钾利尿剂治疗左室射血分数正常的心力衰竭患者的实验结果螺内酯

在这个名为topcat的实验中,3445名左室射血分数正常的心力衰竭患者接受了盐皮质激素受体拮抗剂螺内酯和空白对照治疗

3年后,两组在复合主要终点,即心血管死亡、心肌梗死和心血管住院事件方面无显著差异

然而,复合终点的一个组成部分,心力衰竭引起的住院事件,治疗组明显低于对照组(14

药源分析:螺内酯是治疗左室射血分数低的心力衰竭的主要药物,但有相当一部分心力衰竭患者左室射血分数没有下降,因此对这些患者缺乏有效的治疗

topcat的结果让医生和病人失望,他们期望螺内酯在这个人群中有效

心力衰竭的诊断相对复杂,因此很难保证本次国际多中心实验中患者的入选标准完全一致

本研究中有一半患者来自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但这两个国家的对照组心血管事件发生率远远低于历史数据,因此两组之间没有差异

美洲几个国家的对照组事件和临床公告www

根据cn9的历史数据,螺内酯在这些国家确实显示出显著的疗效

当然,分组分析永远不能作为疗效的证据,最多可以作为进一步研究该药的依据

尽管乐观主义者可能认为一些国家的医疗技术不足以掩盖这种药物的疗效,但大多数人认为,这种药物即使存在,对这一人群的疗效也不明显

去年,在另一个名为Aldo-DHF的临床试验中,螺内酯改善了左心室重构,但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最大运动耐力没有帮助

本研究中的受试者与topcat中的受试者相同

本研究中的患者来自德国和奥地利,没有俄罗斯因素

心力衰竭是一种复杂的疾病,目前慢性心力衰竭主要由利尿剂和降压药控制

虽然市场很大,仅美国就有500万患者,但新产品的出现却非常缓慢

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前的支付环境要求新产品明显优于廉价利尿剂和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

此外,需要进行更大规模、更长时间的临床试验,以显示标准疗法和空白对照组之间在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

上周,诺华公司的血管紧张素脑啡肽抑制剂lcz696因疗效显著而提前终止与ACE抑制剂的对头比较,这是近年来心力衰竭领域罕见的阳性数据

但在此之前,施贵宝的非常相似的药物,奥马帕特拉特,失败了,因为它对血管水肿的高调作用

诺华的另一种药物serelaxin今年早些时候被FDA以11比0否决

背景2014年4月7日,彪马生物制药公司在圣地亚哥举行的美国癌症协会年会(AACR)上报告称,其抗HER2阳性药物癌药neuratinib替尼,又称pb272)在一项中期临床试验(i-spy2)中被用作新辅助治疗,对乳腺癌患者疗效高复发风险优于赫赛汀(赫赛汀)

在这项研究中,193名II期或晚期乳腺癌患者被招募。主要终点是手术时乳腺和淋巴结的病理完全缓解(pCR)

病理完全缓解(pCR)是指在乳腺或淋巴结中没有肿瘤的迹象

结果显示,尼拉替尼/化疗联合组39%的患者获得了病理完全缓解(pCR),而罗氏赫赛汀联合组的病理完全缓解率为23%

在遗传检测复发风险高的乳腺癌患者亚组中,与标准护理的29%相比,奈替尼的病理完全反应率(45%)较高(45%)

药物来源分配新辅助治疗是指术前的治疗措施,包括化疗、放疗和分子靶向治疗

新辅助治疗具有缩小原发病灶和转移淋巴结大小,甚至为无手术条件的患者提供手术可能性,提高根治术切除率等多方面的优点

另外,新辅助治疗可降低肿瘤细胞活性,防止肿瘤细胞向血液中扩散,减少转移和术后并发症的发生

同时,它还可预防远处转移,提高长期生存率

新辅助治疗是目前乳腺晚期患者的常规治疗方法

由惠氏/辉瑞公司开发的奈拉替尼于2011年由专注于临床开发的puma生物制药公司收购

奈替尼是一种口服的、不可逆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如下图所示,奈拉替尼和葛兰素史克拉帕替尼(拉帕汀IB)具有相似的化学结构,是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的双重抑制剂

拉帕替尼(商品名称:tykerb/tyverb)于2007年3月获得FDA批准。它与卡培他滨联合应用于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HER2过度表达的治疗。已用蒽环素处理,紫杉醇、曲妥珠单抗(赫赛汀)

奈替尼与拉帕替尼的化学结构差异主要在于,其左脑有一个Michael受体,它能与EGFR的cys-797氨基酸残基形成共价键

因此,奈替尼是不可逆的,拉帕替尼是一种可逆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阿非他汀阿法替尼)和达科米尼B是类似于奈替尼的不可逆EGFR抑制剂

这两种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结构类似于奈替尼所设想的,尤其是两者之间

阿法替尼由布林格英格尔海姆制药公司开发,2013年7月12日经FDA批准,用于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其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L858R)的替代突变

临床研究证实阿法替尼能克服第一代亮氨酸激酶抑制剂的获得性耐药。它还显示出对耐药患者的显著疗效,包括(0吡非尼酮胶囊)或吉非替尼

相反,尽管达科米尼的结构与阿法替尼非常相似,辉瑞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其两个NSCLC第三期临床失败

在第一次ARCH1009试验中,达科米尼作为第二和第三线药物,没有比单一靶点EGFR抑制剂特罗凯更有效地延长无进展生存期

在第二次br26研究中,达科米汀B与安慰剂相比没有延长整体生存时间

除了临床发展的复杂性,患者的选择也非常重要

达科米宁仅需要NSCLC患者,但不需要EGFR水平

阿法替尼针对EGFR突变患者的15-20%

这样,虽然患者数量急剧减少,但药物反应的可能性相应增加

Juno于2014年4月9日停止招募汽车患者新闻活动:Juno在圣地亚哥举行的美国癌症协会年会上宣布,两名癌症患者因使用自己的细胞治疗(CART)死亡

资料来源分析:Juno是cart治疗的领导者之一,它刚刚与1集成。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等投资者的1%

另一家领先公司CostImpharmuticals于2月被诺华收购

cart的基本思想是通过对患者自身T细胞www的转换,识别肿瘤细胞表的临床新闻

CNNOHNONCLUNCLUNNNNNHNCLULAPATIANIB OhnsonnohnnofFCLAFATINONNOHNOHNOHNOHNFLCLDACOMITINB10(本实验中使用的car是CD19,用于识别B细胞表面)并杀死癌细胞

该实验与美国著名癌症研究中心斯隆癌症中心合作,已清除88%的急性白血病患者(虽然只有16人)切除了癌细胞

但显然,这种效应的代价是,过量的T细胞对患者造成极大的危害,尤其是激素释放综合征,导致高烧和神经损伤

肿瘤临床实验患者多为已被现有药物破坏,无反应的患者。再加上并发症和联合用药的影响,很难知道病人是被药物杀死了还是什么病

例如,实验死亡的两名患者中有一人死于心脏病,另一名死于抽搐

斯隆中心决定将心脏病患者排除在未来的cart临床试验之外

滨州大学的权威人士卡尔·琼说,62名患者在他们的推车实验中没有痉挛

因为用汽车治疗的患者数量有限,无法确认汽车是否造成了两人死亡,但这足以让制造商修改临床试验计划,并已通知fda

无论免疫治疗理论有多吸引人,现有数据有多强大,多少地方自豪感提高了价格,这些药物上市前都会出现问题,并非所有免疫治疗药物或联合用药都能最终上市

由于疗效或安全性,高达70%的新机制药物在第三阶段失效。但是,目前,除了耶伏伊和普罗旺奇等少数药物外,大多数免疫治疗药物还没有完成第3阶段

免疫系统是一把著名的双刃剑。主动免疫系统会对人体造成严重危害,包括关节炎和许多疾病

然而,银耳单抗,另一种同类药物,没有显示生存效果

正如里根总统所说的,“未来的”三叶树“,发展作为公共药物的大车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辉瑞cdk4/6抑制剂帕博西库错过了2014年4月7日关键生存临床终点新闻事件:消息正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美国癌症协会(AACR)年会上上传。辉瑞cdk4/6抑制剂帕博西库和乐曲唑的联合,显著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165人II期临床试验(复方20组)

虽然实验规模小,目前死亡人数少(61例),但即使帕博西库有效,疗效还没有显现,但错过生存率的结束并不好

药源分析:帕博昔布是辉瑞公司最关键的研究产品之一。由于其显著延长了辉瑞的无进展生存期,获得了FDA的突破性药物地位,为帕洛昔布的快速上市扫除了非技术性障碍

许多专家对该产品对肿瘤生长的影响非常乐观,甚至已经开始与革命性药物赫赛汀进行比较

《华尔街日报》甚至预测,palbociclib将成为年销售额100亿美元的超级产品

然而,抑制肿瘤生长并不是患者的愿望

如果辉瑞只想通过第二阶段临床结果申请上市,那么延长总生存期几乎是必要的

既然帕博昔布似乎已经错过了总生存期的终点,FDA可能会要求辉瑞公司等到一个更大的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的结果出来

ISI首席分析师MarkSchoenebaum调查了100位专业投资者。只有15%的人认为第二阶段的数据可以用来申请上市

当然,如果没有大规模的临床进展,这项荟萃分析的结果很可能会在这期间提供

无进展生存期(pFS)可作为生存的替代终点,但pFS与pFS的关系并不密切

我记得阿斯莱康抗癌部门的负责人曾经说过,两者之间没有联系

2007年,FDA根据genetec anti癌药贝伐单抗的无进展生存数据,有条件地批准genetec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结果两个大型Ⅲ期临床试验均未显示任何生存效果,无进展生存的效果明显低于第一个临床试验

FDA被迫取消贝伐单抗三阴性乳腺癌指征,许多癌症患者表示抗议

鉴于这一经验,我认为FDA至少需要等待另一个显著的无进展生存率或总生存率数据来批准palbociclib

palbociclib是由park Davis发现的,后者于2000年被辉瑞公司收购

结果辉瑞收购park-Davis后,公司继续重组,直到2007年因胆固醇转移酶torcetrapib的惨败而完全关闭,导致palbociclib的研发一再推迟。直到最近,它才重新看到了光明

作为一方,前辉瑞研发总监拉玛蒂娜博士反映,大规模的并购对医药研发非常不利

诺华的同类产品lee011已进入临床三期,将成为该市场的有力竞争对手

礼来也有类似的产品礼来,但目前仍处于一期临床,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影响

背景:2014年4月9日至13日在伦敦举行的第49届国际肝脏大会(ILC)和EASL 2014年会,是今年抗丙肝新药研发领域最为抢眼的会议,甚至可以说是丙肝“战区”最后决战的前夜

抗丙型肝炎领域包括吉利德、阿伯威、施贵宝、默克、杨森制药等大牌纷纷亮相,公布了各自公司的最新临床成果

4月11日,Gilead science发布了一项完全口服固定剂量索非司布韦/莱迪帕韦的早期结果。治疗12周后,所有感染HIV和HCV基因型1的患者均获得持续的病毒学应答

Abevie利用在肝病领域参与人数最多的机会,于4月9日主办了一个名为“没有丙肝的世界:梦想还是现实”的卫星研讨会。4月10日,他报告了sapphire ii更完整的数据,并称之为“HCV病毒学治疗的最高机会”

4月11日,蓝宝石-i和珍珠-i研究的第三阶段结果也被披露

4月10日,BMS发表了一项国际三期研究(hallmark dual),研究了达克拉他韦/阿舒那普利口服联合用药

这种对丙型肝炎的全面口服治疗在基因型1b的初级治疗中有90%的svr12

4月12日,杨森制药集团爱尔兰研发中心除了公布其口服西美普瑞/索福斯布韦联合用药的部分最终结果外,12或24周后获得93%和100%的持续病毒学应答

部分基因4型丙型肝炎患者三期临床结果阳性

至此,丙肝市场250亿元的最终分配越来越清晰

药物来源分析丙型肝炎病毒(HCV)是一种阳性RNA病毒,包含6种基因型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球可能有多达1.7亿人携带丙型肝炎病毒,仅美国就有4000万患者

因此丙肝市场是一块大蛋糕,许多市场研究公司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250亿美元

慢性丙型肝炎的治疗目标是清除病毒,从而限制或预防并发症的发生。成功治疗的终点是持续的病毒学应答,即停止治疗24周后血清中未检测到丙型肝炎病毒RNA

对于所有丙型肝炎亚型,聚乙二醇干扰素和利巴韦林联合方案仍然是标准的

各基因型的持续病毒学应答率分别为:gt1a:47%(初治患者)、28%(治疗前无应答患者)、gt1b:53%(初治患者)、43%(治疗前无应答患者)、gt2:78%(初治患者)、gt3:63%(初治患者)

2011年,美国FDA批准了两种ns3/4a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telaprevir和boceprevir,使治疗HCV 1型感染的三联疗法成为可能,即将这两种蛋白酶抑制剂中的一种与聚乙二醇干扰素和利巴韦林合用

三联疗法虽然比不含蛋白酶抑制剂的聚乙二醇干扰素和利巴韦林更有效,但既没有改善聚乙二醇干扰素和利巴韦林的给药途径,也没有缓解两药原有的感冒等副作用,治疗也相当复杂,存在许多潜在问题药物相互作用机制

2013年12月6日,FDA批准吉利科技NS5B聚合酶抑制剂索福布韦(商品名:sovaldi)上市,并用利巴韦林治疗基因2型丙型肝炎患者,获得90%以上的持续病毒学应答

商场犹如战场,吉利在口腔抗丙肝战区赢得了第一场胜利

但索非司布韦作为一种全口服药物,也需要与利巴韦林联合使用,聚乙二醇干扰素也需要用于治疗1型患者(在美国占75%),这些患者占更多的患者

因此,索非司布韦的上市仅仅是全口服消炎药丙肝新药研发大赛的开始,未来两三年才能确定胜出者

笔者从各医药公司的新闻稿或其他权威数据来源中,整理出一些处于研发前沿的口服丙型肝炎药物的临床研究成果,供读者参考和比较

如果说索非司布韦的上市仍然是吉利德的部分胜利,那么2014年2月10日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宣布其每日一次、全量口服和固定剂量的利地帕韦/索非司布韦复方片剂是一项挑战整个战区的重大成就

超过90%的基因型1丙型肝炎患者在治疗后获得了持续的病毒学应答(svr12)

4月7日,FDA授予抗-HCV组合优先审评资格,即pDUFA计划审评日期为2014年10月10日

如果不出意外,来地帕韦/索福布韦复方片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含干扰素和利巴韦林治疗1型成人丙型肝炎的全口服方案

由此可见,吉利德在抗丙型肝炎市场的临床试验规模、患者用药方便性、各亚型丙型肝炎患者的持续病毒学应答率、上市日期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除了莱迪帕斯韦/索福斯布韦获得FDA突破性的药物资格外,其他三种抗-HCV组合也获得了这一奖项。它们是雅培的abt-450/R/abt-267/abt-333三联疗法、默克的mk-5172/mk-8742三联疗法和百时美施贵宝的达克拉他韦/阿苏那普利/bms-791323三联疗法

这些口服复方药物的svr12有效率均在95%以上

本周早些时候,施贵宝还向FDA提交了新药达克拉他韦/阿舒那普利联合用药申请(NDA)

Aberway还声称,它的三重组合“实现了HCV病毒学治疗的最高概率。”

毫无疑问,作为2013年最具潜力的市场新药,索瓦尔迪并没有达到投资者的预期

尽管索瓦尔迪每片售价高达1000美元,平均每个疗程的费用为8.4万美元,但到目前为止,医生开出的处方数量已经激增

多家市场研究机构预测,索瓦尔迪今年的销售额将远远超过50亿美元

此外,如果索福斯布韦/莱迪帕斯韦联合用药在年底成功推出,对于GT1型HCV感染,将不再需要与干扰素联合用药,加上94-98%的svr12和方便的给药,吉利德将在全球抗HCV市场占据巨大份额

然而,其他制药公司也在紧跟其后。从上表可以清楚地看出,雅培全口服三联疗法在持续病毒学应答率和实验规模方面略显优势。施贵宝、默克和杨森的全口服方案在许多治疗组也取得了90%以上的svr12有效率。此外,付款人还将进一步参与定价。据估计,这些后来者将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

com/news/press releases/2013/4/data-from-phase-3-studies-of-gileads-sofosbuvir-for-hepatitis-c-to-be-presented-at-48-annual-easl-meeting-findings-published-online-today-in-ithe-new-england-journal-of-medicinei2。

COM/新闻稿/gilead-announcements-svr12-rates-three-phase-3-studies-evaluation-one-daily-fi-0

Cn口服抗HCV药物总联合和部分临床试验结果表临床试验(给药时间)数据源患者基因类型(n=患者数量)治疗方案(n=患者数量)持续病毒学应答率(svr12)(治愈患者数/患者数量)Gilled裂变(12周)(参考

1) GT2/3(新感染患者)索非斯布韦+红细胞病毒(n=253)67%(107/253)裂变(12周)(参考

7肝硬化(n=499)索非斯布韦+RBV(n=73)95%(69/73)正电子(12周)(参考

患者不愿意使用干扰素(rbibn)12周

7) GT2(n=278)Sovosbuvir+RBV(n=207)93%(101/109)融合(参考

1) GT2/3(先前处理)索非斯布韦+RBV,12周(n=100)50%(50/100)索非斯布韦+RBV,16周(n=95)73%(69/100)离子-1(12周)(参考

7%肝硬化(n=136/865)基列联合+RBV(n=217)97

2%(211/217)基列组合(n=214)90%(209/214)离子-2(12周)(参考

2) GT1(先前治疗,包括20%的肝硬化患者)(n=88/440)(12周)吉利德联合+RBV(n=111)96

6%(102/109)GT1(先前治疗,20%肝硬化患者包括)(n=88/440)(24周)Gilead联合RBV(n=111)99

2) GT1(新感染患者)(n=647)吉利德联合用药,8周(n=215)94

0%(202/215)基列组合+RBV,8周(n=216)93

1%(201/216)基列组合,12周(n=215)95

4%(206/216)Abbbie pearl ii(12周)(参考

3) Gt1b(先前处理)(n=179)abbvie三联用+RBV(n=88)97%(85/88)abbvie三重组合(n=91)100%(91/91)pearl iii(12周)(参考

3) Gt1b(新感染患者)(n=419)abbvie+RBV(n=210)99%(209/210)三联abvbe(n=209)99%(207/209)珍珠IV(12周)(参考文献)

3) Gt1a(新感染患者)(n=305)abbvie三联用+RBV(n=100)97%(97/100)abbvie三联用(n=205)90%(185/205)绿松石ii(12和24周)(参考

3) GT1(新感染者和肝硬化患者治疗组)(n=380)abbvie+RBV三联用,12周(n=208)92%(191/208)abbvie+RBV三联,24周(n=172)96%(165/172)碧海石岭13www

一些临床试验和所有口服抗丙型肝炎药物联合用药的结果见表Abbbie sapphire-i(12周)(参考

3) GT1(新感染患者)(n=631)abbvie三联用+RBV(n=473)96%(455/473)蓝宝石ii(12周)(参考

3) GT1(先前治疗)(n=394)abbvie三联用+RBV(n=297)96%(286/297)Bristol-Myers Squibb(BMS)hallimark双(24周)(参考

4) Gt1b(新感染患者)(n=307)BMS组合(n=205)90%Gt1b(无干扰素和利巴韦林的患者)(n=235)BMS组合(n=235)82%Gt1b(干扰素和利巴韦林耐受患者)(n=205)BMS组合(n=205)82%Merck II期c-值(12周)(参考文献

5) Gt1a(新感染患者)(n=179)默克联合用药,12周(n=29)97%默克联合用药+红细胞病毒,12周(n=49)94%默克联合用药+红细胞病毒,8周(n=25)83%gt1b(新感染患者)(n=419)默克联合用药,12周(n=14)100%默克联合用药+红细胞病毒,12周(n=31)94%杨森二期宇宙(12周)(参考文献

6) GT1、93%Janssen、100%Janssen+RBV(第12周)、83%gt1b、100%Janssen+RBV(第24周)、100%Janssen+RBV(第12周)、100%Janssen+RBV(第12周)和94%Gilead单药治疗组:索非司布韦400 mg,每天一次,利巴韦林(RBV)的剂量为1000-1200 mg,具体取决于患者的体重

吉利德联合用药:索福布韦(400mg)和来地帕韦(90mg)固定剂量复方片,每日1次,利巴韦林(RBV)根据患者体重服用

Abv-ie三联疗法:abt-450/利托那韦(150/100mg)和abt-267(25mg)每日一次,abt-333(x250mg)每日两次,利巴韦林(RBV)剂量根据患者体重而定

BMS的组合:达克拉他韦(60毫克)一天一次和阿舒那普利(100毫克)一天两次

默克复方:mk-5172(100毫克)/mk-8742(50毫克)

杨森:西美普瑞和索福斯布韦每天一次

com/2014-01-31-AbbVie-Completes-Largest-phase-III-program-of-an-All-Oral-Interferon-Free-Therapy-for-the-Treatment-of-Hepatitis-C-基因型-14。

com/新闻稿/rd新闻/bristol-myers-squibb-presents-phase-iii-data-displaying-investigative-all5。

com/story/merck-announces-results-from-studies-evaluating-investigation-hepatities-c-treatments-mk-5172-and-mk-8742-in-treatment-na%C3%AFve-patients-with-genotype-1-infection-2014-04-106。

com/story/final-data-from-the-phase-2-cosmos-study-of-janssens-once-daily-simeprevir-in-combination-with-sofosbuvir-presented-at-the-international-liver-congress-2014-of-the-european-association-for-the-study-of-2014-04-12-reflink=MW\news\stmp7。

com/~/media/Files/pdfs/medicines/liver disease/sovaldi/sovaldi\upi。

pdf北海狮岭14号是在临床上先进研制的新一代抗体药物。2014年4月17日,nature review drug discovery在线发布

Syed的文章总结了处于临床晚期发展阶段的新一代抗体药物,包括抗体药物缀合物(ADC)、工程抗体、多特异性抗体和非免疫球蛋白配体(见下页)

超过一半的抗体药物仍然用于治疗各种肿瘤

治疗性抗体发展迅速。2001年,全球销售额只有40亿美元,而去年,销售额已上升到570亿美元

据估计,临床上至少有70种新一代抗体正在研制中

抗体药物结合物(ADC)是研究中的新一代抗体

ADC通过不同的结构连接体以共价键的形式连接单克隆抗体和细胞毒素。它充分利用了前者的强靶向性和选择性以及后者的高活性。同时,消除了前者疗效低、后者副作用大的缺点

ADC由抗体、连接子和细胞毒素组成

通过靶向特异性抗原,ADC能有效地渗透到肿瘤组织中,并被肿瘤细胞吞噬成酶裂解物,释放效应分子,有效地提高抗体本身对癌细胞的杀伤力

第一种抗体结合药物gemtuzumabozogamicin(商品名Mylotarg)由辉瑞公司开发,并于2000年被FDA批准用于治疗急性髓系白血病。然而,由于疗效不理想和不良反应难以忍受,该药于2010年被撤销

西雅图基因药物brentuximab vedotin(商品名:adcetris)于2011年8月通过FDA快速通道审查,代表了ADC药物的真正成功

2013年,抗体偶联药物又有突破。免疫原和基因药物ADO-trastuzumabemtanine(T-DM1,商品名kadcyla)被FDA批准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这是第一种治疗实体瘤的抗体偶联药物

相信kadcyla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HER2阳性乳腺癌的首个标准治疗方案

目前,ADC药物的开发是抗肿瘤研究的最大亮点之一。后期开发的抗体药物缀合物有格列本单抗(cdx011)、吡那妥单抗(rg7593)、波拉图单抗(rg7596)、sar3419等

由于单克隆抗体只能注射,提高其半衰期和对特异性抗原的亲和力非常重要

修饰单克隆抗体FC段的糖基化形式或氨基酸残基可以调节FC与效应细胞FCγr的亲和力,延长抗体的半衰期

2012年,Kyowa Hakko Kirin在日本推出首个用于治疗成人T细胞白血病/淋巴瘤的糖基化单克隆抗体mogamalizumab(商品名poteligeo)

此外,Kyowa Hakko Kirin还通过其专有的potelligent技术平台开发了另外三种糖基化修饰抗体,即benralizumab、medi-551和ecomeximab(kw-2871)

罗氏的甘氨单抗拥有另一个有效的工程抗体技术平台——glycoart,并于2013年推出了利妥昔单抗的me更好版本:奥比硝珠单抗(ga101),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此外,mentrik/Elllily的oparatuzumab和lfbbiotech的roledumab是糖基化抗体

以xmab技术平台为代表的FC氨基酸突变是另一种抗体工程技术。基于这项技术正在开发的产品包括mor208,该产品目前正在人体进行二期临床试验

多特异性抗体是指能够作用于多种抗原而不是一种抗原的抗体,即能够同时靶向多种靶点

基因工程构建的Ig双特异性或多特异性抗体能在靶细胞和功能分子之间产生靶向效应

多特异性抗体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种产品在商业上取得成功

尽管如此,许多专家认为,多特异性抗体,特别是双特异性抗体(BsAb)将继续在免疫治疗中得到更广泛的应用,这是未来工程抗体的发展趋势之一

美达瑞克斯生物制药公司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制多靶点抗体,但以失败告终

德国的费森尤斯和Trion生物制药公司曾在2009年将用于治疗癌性腹水的三靶点抗体catumaxomab(商品名removab)投放市场,但应用范围狭窄,销量有限

目前,许多公司已经开发出更有效的多靶点抗体研发平台,包括安进的bite技术平台、宏遗传学的dart和genmab的duobody技术平台

尽管多靶点抗体尚未取得巨大的商业成功,正在研究的产品也尚未进入临床的高级阶段,但卡妥马单抗的上市验证了这一技术,有望在近年来取得突破性进展

非免疫球蛋白配体和其他抗体不是抗体,但它们可以发挥类似的作用

到目前为止,这种抗体类似物还没有进入临床晚期阶段,因此真正的商业成功还有待观察

目前,最受关注的非免疫球蛋白配体是Allergan pharmaceutical company的darpin agn-150998(phase II clinical)和Squibb的ct-322(pegdinetanib)

此外,单结构域抗体(sdab)仅含有一个可变结构域片段,近年来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

例如,Ablynx开发的纳米体可以像整个抗体一样选择性地与特定抗原结合

但分子量仅为整个抗体的十分之一,约为12-15kda

由于纳米抗体分子量小,对组织特别是肿瘤的穿透率远高于完整抗体。热稳定性好,在洗涤剂和高浓度尿素环境中稳定

当然,由于其分子量小,易于肾脏清除,其药代动力学半衰期会相对较短

目前,第二阶段开发的纳米抗体有alx-0061(aberway)、ozoralizumab(ablinx)和capracizumab(ablinx)

新一代抗体药物:部分中后期研究产品清单(下页)www

Cn新一代抗体药物:部分中后期研究产品目录新药制药厂技术类型研究阶段靶向适应症gazyva(obirtuzumab)罗氏糖基化修饰cd20cll,NHL注册(NHL)medi-563/khk4563(benralizumab)medimune/Kyowa Hakko Kirin糖基化修饰il-5rα哮喘Ⅲ期临床ame133v/ly(卡曲珠单抗)薄荷糖基化修饰CD20滤泡抗原淋巴瘤Ⅲ期临床cdx011(格列巴珠单抗)celldex/seattegenetics抗体药物结合物(ADC)gpnmb乳腺癌Ⅲ期临床rg7593/dcdt2980s(品那珠单抗)基因tic/Roche抗体药物结合物(ADC)cd22nhl II期临床rg7596/dcds4501a(polatuzumabvedotin)基因tic/Roche抗体药物缀合物(ADC)cd79bnhl II期临床sar3419赛诺菲抗体药物缀合物(ADC)cd19nhl II期临床MT103(blinatumumab)转化为多特异性抗体CD19和CD3所有II期临床ct-322(pegdine tanib,Angiocept)附件/Squibb非免疫球蛋白配体VEGF胶质母细胞瘤,非小细胞肺癌II期临床MP0112过敏原/分子锚定蛋白VEGF,pDGFB湿性amd II期临床医学-551medimune/Kyowa Hakko Kirin糖基化修饰cd19cll,DLBCL II期临床ga201基因teke/Roche糖基化修饰EGFR实体瘤II期临床kw-2871(ecomeximab)生命科学CE/Kyowa Hakko Kirin糖基化修饰GD3转移性黑色素瘤II期临床lfb-r593(roledumab)LFBB生物技术糖基化修饰rhdrhd异源免疫II期临床mor208morphosis/xencorfc氨基酸突变cd19all、NHL、CLLⅡ期临床psmaadprogenics药物抗体药物结合物(ADC)psmacrpcⅡ期临床alx-0061 Abbott/ablinx纳米抗体IL-6R类风湿关节炎目的:探讨类风湿关节炎(RA)患者的临床特点。方法:回顾性分析类风湿关节炎患者的临床资料。结果:回顾性分析类风湿关节炎患者的临床资料。结果: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的临床资料为:临床II期ozoralizumablnx纳米抗体TNFα类风湿性关节炎(RA)临床II期毛细血管zumablnx纳米抗体vwfttp临床II期AMD: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L: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RpC:去势前列腺癌;DLBCL: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HL:霍奇金淋巴瘤;Mm:多发性骨髓瘤;NHL:非霍奇金淋巴瘤;salcl: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TTp: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北海狮岭16:薄利多销

Mallinckrodt pLC以56亿美元收购questcor pharmaceuticals Inc,Indian sun pharmaceuticals Co.以32亿美元收购rambosch仿制药

药源分析:这两次并购虽然是医药企业之间的并购,但却像是两个不同行业的商业行为

创始于1999年的Questcor只有一种产品actthar,那就是从猪脑中提取的ACTH

兰博什成立于1961年,拥有大量仿制药,产品销往125个国家,年销售额20亿美元。在与sun pharmaceutical合并后,rambosch将成为第五大仿制药制造商

questcor没有开发acthar,而是以10万美元的价格从Aventis公司购买了该产品

阿克萨早在1952年就在美国上市了。根据FDA的橘皮书,它的活性成分是促肾上腺皮质激素

该产品有19个适应症,主要适应症是罕见的婴儿痉挛

不过,今年该机构向FDA报告称,acthar不含ACTH,声称一家世界级实验室检测了两批acthar,发现该产品几乎不含ACTH,只有部分ACTH降解产物

纯ACTH非常便宜,但questcor声称acthar是猪脑提取物,除ACTH外还含有其他未知成分

2012年,questcor将acthar的价格从50美元一瓶提高到28000美元一瓶,因为婴儿痉挛是一个非常小的迹象。只有800名患者,只有高昂的药价才能保证阿克萨在市场上的生存

但是acthar还有很多其他的适应症,其中大部分与免疫有关,比如MS和关节炎

阿克萨去年售出7亿美元,预计2019年将达到20亿美元

Acthar是一种老产品,没有经过严格的临床研究,目前的药物

有些人把questcor的成功归咎于市场推广。阿克萨的成分不详,临床资料稀少,甚至生产过程都是保密的,其他厂家也不能照搬

在当今以循证医学数据为核心的支付基础上,acthar可以说是一个罕见的例外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ACTH是建立循证医学的重要诱因之一,尽管acthar没有严格的临床实验数据

当时,哥伦比亚大学生物系的一位教授生下了一个早产儿(1)

在此之前,这个人做了六次流产,所以同事们非常珍惜这个孩子

为了避免失明,比尔·西尔弗曼教授决定把ACTH作为他唯一的希望

西尔弗曼还在医院给31名早产儿注射了促肾上腺皮质激素。25例视力正常,2例失明

同时,附近另一家医院的7名早产儿中有6名失明

西尔弗曼没有立即推广这种治疗,而是在两家医院进行了一项随机、双盲、对照试验

几年后,我们发现婴儿氧气罐中不同的含氧量会导致不同的失明率

这个实验是导致循证医学运动兴起的一个重要事件

Mallinkrodt在美国运营,但总部在爱尔兰

爱尔兰的税率比美国低。去年,questcor的税率是35%,而mallinkrodt的税率是29%

Questcor只有一个产品,有很多产品,但是Questcor的市场价值是1

这就是为什么生物制药的风险如此之大,因为高附加值(真实的或虚构的)产品的销售成本是生产成本的数倍

2013年,前十大畅销药大多是价格较高、使用者较少的特效药,这也说明在医药行业,价值比销量更重要

2014年4月16日诺华退出RNA药物研究新闻事件:诺华今天宣布退出RNA药物的研发,声称RNA药物的转运没有突破,RNA药物的合适靶点也有限

诺华公司刚刚停止了自己的RNA药物研究,但将继续关注这一领域的进展,并留下少量人员与其他公司或研究机构合作

药源分析:诺华RNA药物事业部起源于与艾林的合作

今天,艾琳宣布,诺华的退出不会影响艾琳的决心

今年1月,赛诺菲投资7亿美元收购了以RNA药物研发为核心业务的Alnylam公司12%的股权

该公司以11亿美元的价格将8年前收购的siRNA治疗药物出售给了Alnylam,价格为75亿美元。葛兰素史克还将杜氏肌营养不良症药物drisapersen退还给其合作伙伴prosensa。罗氏多年前就退出了这个领域

我们前天说过,早期项目的评估非常困难,因为成功率太低

从理论上解决了小分子不能在基因和RNA水平上控制靶蛋白活性的非耐药性和选择性差的问题。然而,RNA药物的稳定性和跨膜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其选择性远未达到预期的水平

几年前,学术界声称已经解决了RNA药物传递的问题,但一直没有重复

面对新技术的不确定性,大型医药企业必须准确判断介入时机,这与我们几天前谈到的早期项目的时机是一样的

RNA作为一种平台技术,很容易成为资源的无底洞

据统计,抗体药物从无到有历经30年,耗资300亿美元。RNA科技已有25年的历史,除了两款超级孤儿药产品,没有什么值得投资者炫耀的

据说,当RNA上升时,辉瑞公司没有跟上潮流,这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这在当时是罕见的,因为辉瑞是时候担心如何支付力普托的股息了

当然,每个人回顾起来都能看到,但当RNA药物似乎颠覆了新药的研发时,很少有大公司敢于冒险,错过了这个看似千载难逢的机会

目前,在新药产量下滑的大环境下,大药企犯错的空间越来越小,因此勇气越来越空虚,必须远离RNA平台技术的长期投资

投资者更愿意把钱花在某个特定的项目上,即使失败很容易向投资者解释

现在,即使单个项目的投资超过10亿美元,技术平台的豪赌已经超过了医药企业的能力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RNA永远不会出现,也不意味着没有人会继续这一领域的研究

会有资本进入这个空间,如果转运问题解决了,大药企就会卷土重来

但在目前新药的研发环境下,像RNA这样的家庭式投资已经被大型医药企业抛弃

Cn17传闻:辉瑞欲以1000亿美元收购阿斯利康

据说辉瑞曾非正式提出以上述价格收购安智,但遭到安智拒绝

专家估计,在安智股东满意之前,辉瑞将继续提供新的价格

如此大规模的收购通常会导致大量裁员,因此本周末对于这两家公司的员工来说无疑是非常不安的

药源分析:大药企的并购类似老爷车。两辆旧车都不能开。把可以用来造一辆可以开的车的零件放在一起,剩下的基本都报废了

辉瑞的销量已经连续四年下滑,而安智现有产品的销量在未来五年将下降近50%

辉瑞公司2008年的研发支出为135亿美元,去年为65亿美元

减少的70亿除以每个员工的平均投入就是失业研发人员的数量

除了省钱、减少低效投资外,此次收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辉瑞希望加入目前免疫治疗领域的激烈竞争,而AZ是唯一一家拥有pD-1和pD-L1抑制剂的公司

虽然这两个项目落后于默克、斯奎布和罗氏,辉瑞本身也有一些过程中抗体癌药,可以与这些免疫疗法结合使用

此外,默克和罗氏辉瑞也买不起。虽然施贵宝不大,但它有税负问题,下面将讨论

AZ的pD-L1今天宣布,它对非小细胞肺癌有效,而罗氏的药物对卵巢癌有效

当然,AZ糖尿病和呼吸系统产品都比较好,会有很大的销量

由于美国税收高,很多跨国公司把利润留在海外,美国政府急于有所谓的税收假期,也就是说,减税时间短,让企业能够把利润带回美国

辉瑞海外利润700亿元,如何使用这么大的资金显然不容易

一种方法是给股东分红,但它涉及到向美国纳税

你可以回购你自己的股票,但也很复杂,你可能会承认你没有更好的投资方式

AZ的产品线非常平庸,但收购美国公司的产品线比较好,如斯奎布或西尔基因,涉及美国税率

现在低利率也让资金非常便宜,刺激借钱购买

这种大规模收购非常复杂,有的非常成功,有的很伤心,后果难以预料

据麦肯锡分析,近期大规模并购制药企业的总体效果不错,但辉瑞收购惠氏是失败案例之一

并购后,如何选择优质项目,如何开发这些项目是关键因素

比如辉瑞最有前途的CDK4/6抑制剂帕博基立布因收购而被推迟10年(当然,为利普托的发展让路并不不合理)

辉瑞收购华纳兰伯特以及阿斯特拉和泽内卡与Nexium的合并是当时非常成功的战略,这两次并购成功(至少从利润来看,对研发的长期负面影响)

现在时间变了,我也药是昨天的黄花,这些成功都无法复制

辉瑞和阿兹在房地产开发中胜出少输多新药

但今天,根据专业投资者的民意调查,73%的人认为合并是对的,49%的人认为价格公平合理

当然,辉瑞还是一个购买意向,不是真正的兼并

如果明年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是辉瑞+阿兹,别忘了告诉你,你第一次看到来自美国和中国的药品来源的名字

大型制药公司继续合并,2014年4月23日,诺华、葛兰素和伊利-莉莉交换资产新闻发布会:就在辉瑞收购阿斯利康进行快速发酵之际,今天,诺华、葛兰素和伊利-莉莉交换资产

诺华投资160亿美元收购葛兰素的抗非典癌药部,而葛兰素则投资71亿美元收购诺华疫苗部

与此同时,诺华以54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兽药部门出售给伊利·莉莉

药源分析:辉瑞收购阿斯利康越来越像谣言

今天辉瑞已经聘请了投行摩根大通,而阿斯利康则聘请了另外两家投行摩根士丹利和高盛

投资者还没有弄清楚这两大制药厂的含义,今天诺华、葛兰素和利来之间大规模资产交换的消息已经传出

发生在这件事上的是如何借用昨天旧车的比喻。如今的资产置换就像三水路两用车,水性不好,运行不稳。所以我们要把这三辆车分开,把高质量的零件组装成一辆水上车、一辆公路车和一辆越野车

此前,这家大型制药厂不仅覆盖了几乎所有的治疗领域,还设有诊断、疫苗、仿制药、兽医等多个科室

这些市场有其自身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操作技能和监管环境,现在很少有公司能够像传统的大型制药厂那样运作

大药厂之间的资产交换,逐渐成为专业化企业是大势所趋

雅培(Abbott)和珀特(pert)最近分拆,辉瑞(pfizer)几年前剥离了其消费品资产,而默克(Merck)一直在寻找疫苗领域的买家

此前有关诺华和罗氏可能合并,以及默克诺华交换资产的传闻

如果一家医药企业的主要活动不是研发和销售新药,那么这两方面肯定都是大问题,因为这是一家医药企业最应该关注的

但如果你不能同时做到这两件事,你就必须用其他方式生存下去

尤其是研发被认为是医药产业发展的引擎和瓶颈。如果研发效率低,公司就会显得臃肿

因为没有好的产品来生产、销售,否则其他部门就会失去它的意义

此时,我们只能通过收购重组优质资产,但这只是权宜之计

在今天的环境下,如果没有真正有价值的新药技能,制造商新药在西方主要市场就没有生存空间

反之,如果真能找到革命性的药物,市场回报也非常可观

索瓦尔迪市场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为23亿美元

如果你有这样一个产品,你不必寻找目标,其他公司需要找到一家大银行,借钱足够购买它们

2010年4月26日的新闻事件:为了让制药行业本周的大合并更加精彩,生物技术公司celgene支付了7英镑。5%

从爱尔兰制药公司Norra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克罗恩病,即将进入临床研究的第三阶段ged-0301

根据协议,纳格拉将有资格获得8个以上。如果ged-0301成功,则为5%

如果ged-0301上市后的年销售额超过40亿美元,Nagra还将获得11亿美元的销售付款,这使得这笔交易可能价值26亿美元

药源分析:本周整个医药行业突然翻天覆地

首先,市场新闻www

Cn18紧随其后的是国际巨头诺华、葛兰素史克和礼来,他们进行了250亿美元的资产转让

随后,投资者分析,安进可能会分拆,因为其成熟产品和潜在增长产品已不再与中博相似

阿斯利康周四宣布,可能以1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其抗感染和中枢神经药物部门

Ged-0301是一种针对Smad7信使RNA(mRNA)的口服反义RNA药物(ASO),主要用于治疗中重度克罗恩病

Ged-0301是一种较老的技术,属于Aso的一代,即RNA磷酸中的一个氧被硫所取代,因此它比天然RNA更稳定

后来对Aso进行了改进,如第二代Aso含有2位修饰,使其更接近RNA结构

但ged-0301是一个相对较好的临床研究,虽然技术落后,但在166例病例研究中效果显著

ged-0301虽然是口服的,但全身吸收几乎无法获得,但克罗恩病是一种消化道疾病,从理论上讲,药物不需要全身暴露

但是如果这个东西能进入细胞(它必须进入细胞才能看到靶mRNA)就应该有一定的系统暴露,所以病人没有血液浓度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加上已经上市的两个麻生太郎药品市场规模非常小,一些股东对仍处于初期的RNA药品是否值这么多钱提出了质疑

制药界对RNA药物的前景存在很大分歧,罗氏、默克和诺华退出市场,而赛诺菲今年已经进入

RNA药物抑制了靶蛋白的生物合成,因此具有高表达水平且不受小分子药物调控的蛋白质有市场。因为抗体药物用量过大,存在安全隐患,价格过高

selgene的产品开发一直有很大的不同。它不仅将因致畸而退出市场的沙利度胺转化为重质产品,而且轻微改性的lentamine和泊马度胺(一个氨基和羰基的差异)也是重质产品

几年前,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美籍华人陈胜雄手中以紫杉醇英镑的价格购买了球蛋白制剂Abraxane,这也卖出了接近于重量级的药物

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成就,该公司有信心上市和扩大ged-0301

本周的许多事件凸显了制药公司的糟糕日子以及高质量资产数量的不断增加

这导致医药企业分化,大型资产流动性增加

只有少数公司能在真创新药领域生存。即便是在创投新药领域,每家公司都必须把重点放在自己擅长的疾病上,而有些企业则必须转型为其他业务

医药行业的商业模式日益分化。2014年4月27日上周医药行业的大规模整合表明,医药行业已经高度分化,商业模式跨度巨大。每种模式都需要极其专业的技能。没有哪个企业能在所有领域都取胜

竞技体育水平低之前,就有很多跨项目的人才

例如,1912年奥运会的5名和10名全能冠军吉姆·索普不仅是这些全能项目的第一名,也是当时美国最好的足球运动员,并在美国棒球联盟打了6个赛季

如今,竞技体育已经高度分化。即使在每个位置,甚至是单个项目的每个位置,要在两个大型体育赛事中都成为世界顶尖选手也越来越困难

以前,大型制药厂已经涉足创制新药物质、疫苗仿制药、诊断试剂、科学仪器、兽药等诸多业务,但现在每个厂家都必须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领域,否则,不可能参与任何行业的顶级竞争字段

经过上周的资产重组,默克今天宣布将以14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其兽药业务,医药行业的重组仍在暗流涌动

因为上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有一件大事我们还没有报道,那就是瓦伦特正准备购买以生产无皱肉毒毒素而闻名的Allergan,售价456亿美元

Valenti是一家非常不同的制药公司,声称是反基因的。瓦伦特反对大规模的内部研发投资,而不是找到革命性的基因,而是通过节省运营成本、寻找竞争性和小投资产品为股东创造价值

华伦特最大股东投资商场和个人资本消费品

他们的投资理念是选择那些不存在专利到期、销售稳定的所谓耐用药物。他们建议企业不要依靠少数短期明星产品,而是有长期现金流

这与大多数制药厂的经营理念背道而驰,一直是医药行业的主流

新药研发一直被认为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此外,如果大家都放弃研发,医药行业的产品线很快就会干涸,没人能卖

所以直到最近,业界一直对瓦伦特的策略持不同意见

但不可否认的是,瓦伦特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自现任CEO米凯普森2008年上任以来,股价飙升了25倍

为什么一家公司如此成功,以至于反对研发,被公认为医药产业引擎 皮尔逊长期以来就意识到医药产业的差异化,只有少数公司能在创制新药产品的竞争领域取得成功

索瓦迪市场一季度的销售额23亿美元,对任何人都很受欢迎,但许多公司都无法实现

与其成为一个没有成功领域的分母,不如找到一个你擅长并赢得的商业模式

瓦伦特的产品质量不高,但它们是独一无二的

其中一些太小,无法引起仿制药公司的注意,有的是较新配方,有的有生产壁垒,有的不需要保险公司挤压,总之,它们不是基于专利期明星产品短期高利润

相反,Valenti比大多数公司更注重选择合适的产品

瓦伦特上周的成功和对艾尔根的高调敌意收购也为许多制药公司敲响了警钟,并非所有这些公司都适合在寻找索瓦迪产品上投入大量资金

现在医药行业已经高度分化,找到一定的机会赢得自己公司的领域是非常重要的

新药的真正创造,能容纳越来越多的企业,但制药行业仍有不少被忽视的处女地

创新不高不低,第一个想到山寨产品的人,可能比大多数从事新产品开发的所谓精英更有创意

图为可怜的匕首:辉瑞公开收购阿斯利康,可能会在2014年4月29日引发大规模裁员新闻事件:今天辉瑞终止了对收购阿斯利康的种种猜测,公布了收购阿斯利康的诸多细节,并试图说服澳新股东提高现金比率

同时辉瑞高级管理层将现有产品和产品纳入研究的一种方式,并对如何处理AZ的各主要上市及在制品进行了说明

药源分析:投资者对两家公司今日均积极回应,AZ股价上涨12%,辉瑞上涨4%,显示投资者对并购非常认同

与华尔街不同的是Twitter和主要互联网网站,他们绝大多数认为辉瑞的行为是一种短期行为,损害了制药行业的长期价值,特别是在研发方面

Cn19过去收购华纳兰伯特、药剂师和惠氏,收购后大规模裁员几乎可以肯定

事实上,节约成本是此次收购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

作为新药研发人员,我不喜欢这样的收购和随后的研发裁员,但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的支持者,我认为这是一种对投资者负责的商业行为,这真的可以理解

辉瑞确实收购了很多大公司,解雇了无数研究人员,但我认为这不是辉瑞的错

制药行业缺乏高质量项目多年来一直是致命的弱点,这意味着许多研究人员什么也没做

我深深同情被解雇的科学家。我自己也曾是裁员的受害者,但我认为在自由市场经济中,没有市场竞争力,没有人能继续浪费资本

辉瑞确实裁员很多,但根本原因是新药研发项目现在值得做,不需要那么多科学家来做

如果有上百个优质目标,辉瑞将杀猪宰羊,并邀请下岗的科学家回来

新药研发处于困难的低谷。新药研发科学家工作的保障是降低新药研发失败率,找到优质目标,找到苏瓦迪这样的更高质量新药,而不是诅咒资本过于无情

投资者对辉瑞和AZ的态度表明他们同意合并

当然,并购后会出现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裁员阴影下士气不足、两种不同企业文化的融合、如何管理世界各地多家分支机构等

但最重要的是如何正确选择项目,准确高效地开发项目

如果这项工作不到位,辉瑞将不得不在五年后找到另一个收购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