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吡非尼酮价格多少钱一盒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北大博士回忆六年防癌之路,他说这两点很重要!

一位来自北京大学的医生在35岁时发现了肺癌,从那时起他一直在与肺癌作斗争。他在网上用唐人的名字讲述了自己6年的癌症史。防癌就像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有时需要武断地做决定,有时需要权衡利弊,再谨慎一次。最后,总结了两点,说这是癌症道路上最重要的事情。让我们从他的癌症故事开始:

2011年12月,在医院体检时,医生发现右下肺有CM小结。2013年1月日,医生开车发现胸闷,到医院做了肺部CT检查。放射科、呼吸科和肿瘤学的医生说,这是一个良性结节,由于空气不好,可能导致胸闷。回家后,他接到一个同样是他同学的放射科医生的电话,说他再次检查了胶片,发现纵隔淋巴有点大。有人建议他去上海做pET CT。

第二天,医生到上海中山医院做pET CT,结果是“右下肺小结节cm,有纵隔淋巴结,疑似肺ca”,经中山医院三位专家会诊和上海胸科医院专家门诊,最后我们联系了上海长海医院住院治疗。大灾变3天后,医生在长海医院接受纵隔镜检查取得病理,确诊为肺腺癌。第三阶段无法运作。目前,他接受了力比泰和顺铂化疗。

农历春节期间,一位患癌朋友的医生家属介绍他认识成都的著名专家。大年初三,一家人去了成都,开始了漫长的抗癌之路。

在成都拍摄的CT片与之前对比后,医生宣布培美曲塞等化疗无效。该计划立即被取代。用顺铂紫杉醇和卡铂进行干预治疗,检测EGFR基因。结果为EGFR基因野生型,即未发生突变。21天后,原发病灶减少约70%,纵隔未见改变。

2013年4月,经过一系列内部斗争和主治医生的病人解释,医生开始了第三次介入治疗,并配备了放射治疗方案。同年8月,pET-CT复查,Cr,肿瘤病灶全部消失,未发现治疗。

2014年10月,医生在上海武警医院复查pET CT,发现肿瘤复发,多发性骨转移。所以原来的治疗效果不好,病情进展很快,尝试盲检易瑞沙无效,人已经卧床不起,医生很绝望。

绝望中,医生的妻子觉得中国武警总医院可能有希望,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医生建议检测ALK基因的突变。正是这项建议使医生们在困惑中找到了出路。

ALK基因检测结果显示其ALK突变呈阳性。2014年11月20日,Dr.开始服用抗碱性磷酸酶癌药克唑替尼。第二天,我可以从床上走起来,一闪而过。在2015年2月的最后一天,医生开始服印度阿比特龙

用克唑替尼联合药物K。

2015年9月,医生服用克唑替尼10个月,服用K药9次。增强MRI显示多发性脑转移。

上述计划不得不叫停,alk二代药色瑞替尼可以换代。

2016年4月22日,他突然出现大脑旋转症状,包括呕吐、重影、失语和瘫痪。他半小时后昏迷,被送往医院抢救。我到千里之外的一个病人家里去拿第三代ALK靶向药物劳拉替尼。第二天,医生醒来,9天后,一切恢复正常。上海胸科医院接受全脑放疗,剂量为(10天/3000),停药劳拉替尼,重复使用色瑞替尼。

一年后,即2017年5月,色瑞替尼在使用21个月后出现完全耐药性,大脑再次进步,导致瘫痪。他们再次开始服用劳拉替尼,并在恢复正常后停止服用。

2017年6月,治疗方案恢复原样,力比泰联合贝伐单抗化疗,效果非常好。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医生共进行了6次化疗。

医生回忆,在过去的6年抗癌中,除了3次突发症状外,其余时间,像正常人一样,可以吃、睡、游、爬山。六年抗癌,他总结这两点,是至关重要的。

首先,我们必须有一个积极的态度,不要害怕癌症。

二是注重学习。努力学习肿瘤相关知识,争取一切可能,不犯错误。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为原件。转载必须在下面的形式表明这篇文章的链接。

版权所有。我们保留追究任何人的法律责任,谁不表明这篇文章的链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