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吡非尼酮价格多少钱一盒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肺癌转移到哪里,pd

晚期最常见的转移部位为脑、骨、肾上腺、对侧肺、肝等。

肺癌远处转移后,治疗难度明显增加,甚至免疫治疗药物也很难治疗。

很多人想知道,pD-1免疫治疗药物对哪些转移性肺癌影响最差 也就是说,哪一部分肺癌转移,与pD-1治疗效果最差

许多人认为pD-1免疫治疗可能是肺癌脑转移最严重的治疗方法。由于脑具有血脑屏障保护,pD-1免疫治疗药物是一种大分子,很难通过血脑屏障。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pD-1可与放疗靶向药、手术等治疗方法结合治疗肺癌脑转移。

最著名的案件是美国前总统卡特。他患有黑色素瘤脑转移。经k-药物联合手术和放疗,肿瘤消失,达到完全治愈。

荷兰科学家进行了一项临床试验,研究了1025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其中255例有脑转移。pD-1抗体治疗后,脑转移患者的有效率为%,无脑转移者为%,两者差异无显著性。

临床试验的结论是,脑转移是否合并不影响pD-1抗体的治疗效果;真正影响患者生存的是转移器官的数量和患者的身体能力评分。

导致pD-1免疫治疗效果下降的真正原因是肺癌肝转移。让我们看看加州大学研究的结果。

加州大学研究小组选取223例晚期黑色素瘤患者为研究对象,151例无肝转移,72例肝转移。两组均采用k-药物治疗肝转移和无肝转移。无进展生存期中位为月月,最佳有效率为%和%。肝转移患者疗效较差。

然后,研究组选择165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并用k-药物治疗。结果无肝转移的患者生存期(月)相同,客观有效率(%)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有显著性(P<0.05)。

最近,意大利科学家在《肿瘤免疫疗法》杂志上发表的研究表明,pD-1免疫治疗在肺癌骨转移治疗方面也很差。

本组选择2组肺癌患者,第一组为1588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其中伴骨转移626例,无骨转移962例;第二组为晚期肺鳞癌371例,pD-1抑制剂治疗,其中120例合并骨转移,251例无骨转移。

结果表明,pD-1免疫治疗骨转移患者疗效较好,生存时间短。第一组有效率为12%,23%,第二组为13%,22%。第一组与第一组比较,月数与月,第二组为月与月。

本研究还探讨了脑转移对pD-1免疫治疗的影响。结果表明,脑转移对pD-1的影响不大。

因此,以上结果可以得出结论:pD-1免疫治疗最怕肺癌肝转移和骨转移,效果会显著降低,且对脑转移的影响几乎不受影响。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为原件。转载必须在下面的形式表明这篇文章的链接。

版权所有。我们保留追究任何人的法律责任,谁不表明这篇文章的链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