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吡非尼酮价格多少钱一盒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实研:好用肺癌靶向药,晚期肺癌患者可活7年以上!

“就像慢性病,它是靠吃药来控制的。”上海市胸科医院陆舜教授这句话给大多数患者肺癌打了一剂强心剂。

但现实情况是,多数肺癌靶向药在短短一两年内就会出现抗跌!

如何通过吃药来控制肺癌科学家正在奇迹中寻找规律。以下三项来自现实世界的研究表明,确实有一组晚期肺癌患者长期存活,他们可以像慢性病一样吃药来控制肺癌。

总生存时间超过7年!

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融合基因突变是一种众所周知的钻石突变。肺癌中ALK融合突变的发生率较低,仅为3%~5%。虽然所占比例很小,但ALK突变的研究进展很快,靶向药物层出不穷。

克唑替尼由于第一代ALK抑制剂早在2012年就已获批一线治疗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第三阶段1014研究表明,克唑替尼一线治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2个月。

随着第二代ALK抑制剂上市,一线治疗ALK阳性患者的生存数据不断刷新。以阿来替尼为例,作为NCCN指南中ALK阳性患者首选的一线治疗,中位PFS的阿来替尼一线治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个月(近三年)。

一线PFS已经到了近三年,这让人惊叹,但更让我们惊叹的是日本一项真实研究的结果。有一组患者使用克唑替尼序贯阿来替尼方案。这组患者中位的总生存时间超过7年!

术语解释:序贯疗法是指在一个治疗周期后立即使用另一种疗法。在上述研究中,总生存期超过7年的患者接受一线治疗克唑替尼,然后继续治疗阿来替尼。

来自日本的教授SatomiWatanabe在2019年的世界大会肺癌WCLC)上口头介绍了这项研究及其数据。Wjog 9516l研究如下:

一线阿来替尼集团的数据惊人,达到3个月,创上月新高。

一线克唑替尼治疗组中位OS为(4年以上)个月,但阿来替尼组中位OS尚未达到阿来替尼OS我们将拭目以待。

治疗失败后选择阿来替尼的治疗组克唑替尼,总生存时间为OS个月,总生存时间为年!

本研究收集的数据是2012年5月至2016年12月的真实数据,ALK抑制剂使得ALK正非小细胞肺癌有一种“慢性病”。

巧合的是,在第一代药物紧随第二代药物之后的试验中,另一个真实世界的研究数据也给肺癌患者带来了惊人的长期存活率。

这是一项来自法国的真实世界研究(ifct-1302CLINALK)。耐药后第二代ALK抑制剂塞瑞替尼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时间OS超过7年!

在这项回顾性研究中,一线耐药ALK阳性NSCLC患者分为三组:最佳支持治疗组、第二代治疗组ALK抑制剂和第二代治疗组ALK抑制剂(75%的患者使用塞瑞替尼)。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使用第二代ALK抑制剂的患者中位的总生存期(OS)已经达到89个月,远远超过了5年生存期。

EGFR第二代药物与第三代药物顺序排列,亚洲人群中位治疗时间持续4年

EGFR靶向药是EGFR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随着第三代哈药奥希替尼的获批,哈药EGFR靶向药已进入“三代同堂”时期。各种治疗药物的出现,使得临床医生在制定治疗方案时比以往有了更多的选择。但科学家们在如何选择药物使患者获得更长的生存期方面做了大量的探索。

2018年10月19日,勃林格殷格翰公布了GioTag,EGFR阳性患者一线使用阿法替尼抗药性后的研究结果,检出T790M阳性患者继续使用奥希替尼治疗,本组患者中位治疗时间(TOT)个月,结果显示,50%的患者能坚持治疗数月以上。这种治疗方案能有效延缓化疗,给患者带来持久的利益。

在2019年CSCO会议上,教授周彩存报告了研究的总体存活率(OS)和最新中位治疗时间(TOT)数据。

中位OS个月,中位TOT个月;2年生存率80%;

在不同的亚组中,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治疗也显示出显著的益处,特别是在19外显子突变亚组,中位OS个月,中位个月,TOT个月;

对亚裔患者亚组的分析显示,对于EGFRT790M突变的亚裔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位TOT突变的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患者长达6个月,接近4年。

EGFR靶向药在肺癌患者的治疗中,耐药性是不可避免的。一线阿法替尼进展后的奥希替尼治疗序列将为亚洲患者带来长达4年的治疗时间,但此类治疗方案需要押注T790M突变后是否会出现第二代药物阿法替尼耐药性。

EGFR突变患者生存期大于6年

FLAURA研究报告的OS数据在2019年ESMO大会上正式发布。结果显示,奥希替尼一线单一疗法EGFR突变患者中OS已达6个月,比第一代EGFR靶向治疗vs突变患者长近7个月。这也是单药疗法OS有史以来最长的临床研究成果,甚至超过3年。

早些时候,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半数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接受奥希替尼治疗后存活超过6年!这是对2018年9月报告的奥希替尼耐药性的回顾性研究。

中位随访13个月后,63%的患者仍然存活,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个月,以及中位总生存期(OS)个月。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患者中OS自确诊以来已存活6个月,这说明其中半数以上肺癌存活6年。

另一方面,76例患者服药后病情进展奥希替尼,47例患者耐药后继续使用奥希替尼,其中20例患者继续使用单药治疗,其余患者联合局部放疗,其他靶向药或PD1等。

21世纪初,随着第一个EGFR靶向药对象吉非替尼的上市,肺癌开启了精准靶向治疗的时代。目前,靶向治疗已成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最重要的全身治疗方法之一。以EGFR基因突变靶向治疗为例,虽然第一代EGFR靶向药疗效优异,但患者通常在9-14个月肺癌内病情进展,患者能否因此中断低毒高效靶向治疗治疗 不!从现实世界的研究数据可以看出,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靶向治疗可以为患者带来长期生存,这大大提高了患者对治疗的信心。

靶向药选择太多了。今天的研究表明,靶向药的出现顺序也非常重要。目前主要有两种观点:一是第二代、第三代,还是第三代

2、 如果在治疗初期使用新一代EGFR\\\ALK抑制剂,如果出现耐药性,可能会给后续治疗带来困难。

针对第二点,有研究指出不同的靶向药对不同的位点有各自的抑制能力。一线靶向药物耐药后,可以积极做基因检测。如果我们发现一个敏感位点突变,我们可以使用或合并另一个靶药。此外,我们将有机会使用它回到上一代靶向药物在无限的顺序,这将最大限度地发挥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