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吡非尼酮价格多少钱一盒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医生揭露了肿瘤治疗的混乱,不允许他再说话

癌症治疗不仅关系到人们的生命,更承载着患者及其家属的希望。但正是这种治疗方式,可能会出现各种乱象,让很多患者一贫如洗。

这一悲剧性乱象近日被京医张煜发帖知乎曝光。通过所见所闻,他告诉公众,许多癌症治疗的悲剧都是由负责癌症治疗的医生造成的。此帖引发了网友和患者对癌症治疗和医患关系的热议,也引起了国家卫健委的关注。

遗憾的是,有人要求张煜不要回应媒体采访。

4月18日,一位自称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医生的网友知乎张煜发帖,揭露当前肿瘤治疗的乱象,并提出可能的解决办法,要求国家尽快设立医疗红线,遏制肿瘤治疗中的不良医疗行为。

张煜本文还介绍了7例临床病例,如下所示:

1部分医生在胃癌和结直肠癌患者术后辅助化疗中使用洛铂替代标准奥沙利铂和雷替曲塞及淘汰氧氟鸟苷替代标准5-FU药物。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种行为会导致复发和转移率不同程度的增加。2一些医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化疗的基础上使用贝伐珠单抗/西妥昔单抗治疗结直肠癌根治术后的Ⅲ期患者,甚至没有安罗替尼或阿帕替尼被批准用于结直肠癌的治疗。有充分证据表明,此类患者应只接受标准的双药化疗,随机增加靶向治疗会使复发转移率和死亡率略有增加。3一些医生故意夸大不需要化疗的患者的病情,如I期肠癌或IIA期dMMR肠癌、IA期胃癌,并使用辅助化疗。有证据表明,这样做只会给患者带来伤害,甚至可能增加复发和转移的风险。4有的医生在胃癌与结直肠癌术前化疗时,没有选择最确定的治疗方案,而选择疗效较差的方案,甚至使用错误的方案,如多西紫杉醇化疗用于结直肠癌患者,而培美曲塞化疗用于胃癌患者。5有的医生甚至放弃了标准的治疗方案,不告知病人,不与病人商量,随心所欲地治疗。例如,鼻咽癌由外照射改为粒子治疗,射频消融或介入治疗由手术改为结直肠癌孤立性肝转移,不应强制手术。6有医生滥用PD-1抑制剂,在胃癌术后,胰腺癌术后,结直肠癌术后,胆管癌术后患者明显不需要PD-1抑制剂治疗,错误告知患者可显著提高疗效,从而诱导这些患者接受PD-1抑制剂治疗。7还有很多其他的现象,如强迫病人做术后不必要的热疗灌注化疗,给予不必要的病人预防性注射长期的升白针等。

张煜医生在帖子中指出,部分医生滥用了PD-1抑制剂。在胃癌手术、胰腺癌手术、结直肠癌手术、胆管癌手术后,明确不需要PD-1抑制剂治疗的患者错误地告诉患者,它可以显著提高疗效,从而诱导这些患者接受PD-1抑制剂治疗。

此外,他还曝出上海陆巍某三甲医院医生要求患者进行NGS测序,对治疗无益,花费约2万元;并向患者推荐无效、昂贵、非法NKT治疗,每次治疗费用高达3万元。

据了解,2016年魏则西事件后,我国医疗机构NKT暂停临床应用治疗,仅允许作为临床研究使用,不允许开展收费治疗。

张煜认为陆巍医生的执业大大缩短了患者的生存时间,但费用是常规治疗的10倍,且节余为零,患者欠债10余万元。

张煜医生认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癌症的治疗不能缺钱、缺人,治疗效果要比现在好,费用也要少。

从知乎此前的动态显示来看,张煜医生早在4月2日就已曝光不良医疗现象。此外,此次仅被医生“点名”的上海某三甲医院陆医生张煜也不是第一次公开质疑其治疗方案。早在2020年10月18日,张煜就发布消息,附上陆巍一份手写的化疗方案并予以详细驳斥。

该帖因张煜博士帖引起热反应后被张煜博士帖删除。根据其知乎动态显示,删除原因是“无法承受压力和可能的后果”,故“自行删除今天的文章和想法”。在文章的最后,他还说,如果他没有任何问题,他将在下周回复《科普》“至少不会让我头痛和纠结,不会带来压力和睡眠问题,”他说

接口新闻联系上了张煜,根据张煜的说法,该公司不予回应。

根据新京报@紧急呼救的报告,张煜医生19日没有来就诊,院方称文件是个人的。医学界人士认为,医生有自己的换药标准。

19日晚,国家卫健委管官方微博@健康中国就此事发布公告称,立即组织对反映的相关情况和问题进行调查核实,一旦核实相关问题,将严肃处理。下一步,国家卫健委将继续推进肿瘤诊疗管理工作,进一步完善管理制度,加奥拉帕尼

强监督指导,确保相关要求的落实,努力提高肿瘤诊疗规范化水平,维护人民群众的健康权益。

这一事件在医学界引起强烈反响。一些医学界人士认为,医生有自己的换药标准。不过,不少媒体采访了多位医生,并对张煜陆医生中提到的一些治疗方法提出质疑。

一位来自上海某知名三甲医院的全国知名肿瘤专家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以PD-1抑制剂为例,超适应症显然存在。然而,一方面取决于是否有足够的临床数据支持。另一方面,如果类似药物被批准用于此适应症,如果有其他治疗方案,则应使用其他治疗方案,而不是超适应症。

但从张煜提到的上海某三甲医院陆巍医生的治疗案例来看,NKT细胞的患者治疗方案在国内还没有通过,事实上也没有高水平的临床试验证据表明其对晚期胃癌有疗效,实体瘤的细胞治疗效果尚处于早期探索阶段。

此外,由于NKT细胞治疗方案在国内尚未获批,本案患者在医院接受NTK细胞治疗的唯一途径是通过临床试验。但界面新闻并未发现,该院已于中国了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日备案开展NTK细胞治疗相关临床试验,该院不应对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收费。

此外,著名医学家丁祥元自媒体、特聘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副主任医师、肿瘤学博士邵宜、哈佛医院附属麻省总医院血液与肿瘤博士后研究员梁鑫,两位来自业界和学术界的专业人士逐一解读了张煜对陆巍手写化疗方案的质疑。

其中,对于卡培他滨和奥沙利铂的剂量问题,邵宜和梁鑫博士都认为这两种药物的剂量不够。

胃癌例患者接受培美曲塞肺癌治疗,安罗替尼例患者没有胃癌适应症,建议患者进行NGS测序。邵宜博士认为培美曲塞是非标准药物,并表示安罗替尼不会用于临床,NGS测序一般不会被推荐。

但梁鑫博士表示,胃癌肝转移患者的预后通常很差,使用培美曲塞和安罗替尼没有大问题NGS虽然测序不像其他常规检查项目那样清晰、确凿,但作为辅助诊断的手段,在明确治疗方案时,有助于梁鑫博士表示在同样情况下,他会建议患者做NGS。

不过,在给乳癌药方面,他莫昔芬和NKT免疫治疗都提出了相同的反对意见。贺莫昔芬不仅对胃癌没有治疗作用,而且增加了胃癌的风险。至于NKT免疫治疗,两位医生均表示,陆巍医生推荐胃癌肝转移患者去做NKT免疫治疗,不规范,没有效果,浪费了钱。

《新华每日电讯报》对此事件发表评论称,虽然披露的真实性需要调查和权威回应,当事人也因“承受不了压力和可能造成的后果”而删帖,但事件已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人们对医疗乱象的讨论。医院是人民健康的最后一道防线,医生的仁爱是病人的祝福。如果医生为了利益而搬家,不仅会伤害病人,还会伤害医患关系和人们“生命第一”的信心。如果披露属实,说明在反腐力度大的今天,仍有少数害群之马肆无忌惮,我们必须提高警惕。

我们相信大多数医生都是善良和仁慈的。为此,我们应该建立对不良医疗行为的监督机制,为好医生松绑和赋权。这是为了保护病人和医生。只有“医生仁爱”悬壶济世成为业界共识,医生才能安心看病,患者才能把生命健康托付给医生。

希望此事不要以当事人删帖而告终,而要像前段时间“大同博士自发收受回扣”一样,引起多层次职能部门的及时回应和深入调查,成为清理行业乱象的开端,整顿医患关系,启动问责。

任何行业的健康发展都离不开双重监管的眼睛。保护举报人免遭报复的恐惧,让被曝光的“冰山一角”成为冰山融化的开始,甚至掀起整改风暴,这才是问题的根源。否则,如果不解决问题而解决“举报人”,只会影响整个行业,很难回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果您对作品的内容、版权或其他方面有任何疑问,请在作品发表后30天内与新浪网联系。